用母乳餵孩子的妈妈们,我们为何连餵奶都需躲藏?

对职场妈妈来说,最困难的专案,不是複杂的业务内容,而是稳定时间集乳,给孩子好的营养长大。在「国际母乳哺育週」(8/1 - 8/7 )一起看,在各种法律、组织推动哺乳保障的现在,妈妈们为什幺仍然身处困境,我们又能採取哪些改变的行动?

文|Margaret Tu

每年 8/1 - 8/7 是「国际母乳哺育週」(world breast feeding week),然同我一般,身为以母乳滋养哺育幼儿的妳,这一週,妳过得好吗?

上午的论着发表会才刚结束,紧接要参与下午外部会议的行程,甫做完月子、就立刻回归职场的我,欲把握时机(timing)集乳,我询问公司的 MIS 人员,是不是可以借用机房给我—因为原本我用以代替哺集乳室的会议室,都因为所上办活动而满 booked。公司大楼,在另一栋的 B1 地下室的确有一间哺乳室,係同时提供给两栋、且各自均有近 30 层的办公大楼的职业妇女们分享使用;而发表会结束时间 delay、我还没有午餐、将与主管们一同搭车前往外部会议的集合时间也已逼近。

即便医院发的母乳手册上教导着「母乳最好」、「四小时挤一次奶」,叙明着母乳的养分与仰仗着供给量而分泌、维持良好稳定的集乳频率,始能给予孩子们充足奶量的观念—但对实际上班族的妈妈来说,集乳,却是需要 timing 的—并不是四小时一到就「叮!」一声,可以蹦跳去挤奶,稳定时间集乳之于职业妇女成为一件难以执行的专案。

工业革命之后,女人们为了家计、为了经济独立、为了缴房贷还学贷或各种原因,陆续进入职场已非新鲜事,我们是穿着雪纺纱、荷叶边一样叱咤风云的族群;然而一直以来,职场不为子宫而设,多少女性们因着踏入孕育生命的年龄阶段,就开始苦恼着缩减工时、留职停薪、转职兼差或直接离开职场等选项,为了这肚腹里的「空间」,而给自己更多「空间」。

用母乳餵孩子的妈妈们,我们为何连餵奶都需躲藏?

若妳有幸成功挽留自己在职场上,生产后,我们依然为了保持相应的竞争力,而将「集乳」这件事情隐藏化,隐藏于一个不影响参与会议、不影响午间饭局、不影响计画行程的后方角落。在这些忙碌公事的空档之间,我们短暂消失以释放胸前饱涨的母爱,并暗自祈祷着不要有人发现,以免让职场看见我是一名哺育年幼子女的母亲。

母爱被歌颂,但那仅限于一连串温馨美好或牺牲奉献的故事情节,而不存在于厮杀生存、时间就是金钱、不爽不要做的劳资结构里;胸部吸引眼球,若是给予感官的飨宴就欢迎大量放送,但若须用以提供乳汁就请遮掩。

《性别工作平等法》、《哺集乳室与托儿设施措施设置标準及经费补助办法》、《公共场所母乳哺育条例》等现行条款,在当代的台湾已建构了基本的法制保障,但为什幺在工作环境里维持哺集乳行动,却还是这般困难?

成事在天,但谋事在人,社会结构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局外人。若是行动派,可能依着法律向资方呼吁、大破大立,但多数是考量人在江湖、身不由己,我们都怕下一秒电话就响起,通知妳一声请準备将个人物品置于纸箱;所以我们禁声,我们默默地低头、学会低调,不成为他人口中的「就妳最特别」,于此同时,我们也成为了拥有「权利」改变却又没有「权力」改变的人。

用母乳餵孩子的妈妈们,我们为何连餵奶都需躲藏?

所以,给阅读中的你,若你恰好是有权力改变的人,恳请正视、恳请协助改变,进而创造友善;反之,若你是跟我一样拥有需求或是认同建立职场友善的人,恳请加入行列,用现阶段可能执行的方式,尝试着化这些「权利」为真正的「权力」。

那天的我,由 MIS 人员协助我打开机房的门,并提醒我使用完后,再通知他并将门锁好。

机房里,是一台台整齐存放于层架上的机器设备,因着串连的数据指令各自亮着小灯光而忽明、忽灭。为维持机器运作,机房内气温很低,我解开胸前的釦子开始集乳,而母乳,隔着集乳袋传递着母奶的温热,我是这个时代位于办公楼层里的员工,同时,非常努力地做一名母亲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